一世书城

字:
关灯 护眼
一世书城 > 入赘。[GB/BDSM] > 玩儿。

玩儿。

机场大屏上显示航班,由天津到北京的飞机,途中因天气晚点,到达大厅各人匆匆,广东的,福建的,胡适候在到达大厅,坐在肯德基,多等了几小时。

        早上肯德基解决,中午肯德基解决。

        谈止庸是上午的飞机,接到时已经在下午,胡适拎着在肯德基吃出的周边,进入车内,说:「为了接谈老板,我可久等了!」

        女人拉开车门,瞥了胡适一眼,眼角一颗眼珠,片刻hua向正中,寡情的面中bu苹果肌未存有,眼前一副金丝,不可亵渎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久等了。」女人淡说,「误了三小时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胡适系上安全带,持续地寒暄:「你吃过了吗?今天还有个晚饭能吃,你是不是肚子饿了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不用。」女人续说,「比起晚餐,有更重要的事情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什么事?」胡适扔了块阿尔卑斯,谈止庸接下了,拿在手里看了一会,说:「哄你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哄我?」胡适向右扫了眼,「怎么忽然哄我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不是生气了么?」谈止庸问,「你昨天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不是昨天!」胡适回想起了,补充说,「几天前,大约两周前,你跟周丰打电话,我在车上,那时候我生气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谈止庸把阿尔卑斯拆开:「既然接chu2,我有义务,jing1确到对你的情绪负责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是吗?那你哄我吧!」胡适很干脆,也不开车了,坐在主驾驶位,谈止庸陪同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空气从此时开始静,静到窗外景色不变,车内的挂饰不晃。

        干坐了一会,胡适问:「怎么不哄了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不太会哄。」谈止庸说,「怎么哄你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你自己想办法。」胡适解开安全带,从储物盒里拿阿尔卑斯,又拆开一长条的糖。

        挂着的「葫芦」挂饰晃了,下tou坠着个「胡」字,底下一颗青的人工玉。

        谈止庸从副驾驶下车,胡适以为他的得寸进尺使女人不耐,女人即将叫车了,却不承想女人说:「我当你的司机,够了么?」

        打开车门,关上车门,二人换位。

        舟车劳顿,早与中未用过餐,ju工作压力的女人zuo司机,女人将车启动,眼下有一片疲惫,却同时不容置喙。

        胡适坐在副驾驶:「你累不累?」

        谈止庸岔开话题,问另个问题:「你工作在动岚,从你家到动岚几分钟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一个多小时。」

        与其「哄」,女人本xing不改,更习惯于「吩咐」,习惯于旁人听从,用其他表述,即是「安排」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回去以后收拾行李。」谈止庸专心开车,「住我家,我家离动岚近些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我住你卧室?」胡适明知dao谈止庸有三室一厅,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    谈止庸的嘴chun放平了:「别得寸进尺。」

        熟悉的「压迫感」又重回了,胡适摇tou晃脑地躺在椅背,吊儿郎当地翘着二郎tui,cao2着口京片子,扔了一颗糖在嘴里:「谈老板这是要和我同居!」话锋一转,「对我这么好,万一你看我不顺眼呢?」

        谈止庸说:「再赶出去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哈哈。」胡适凑近了,「这么爱我呢?嘴儿一个,谈老板。」

        男人向前靠shen,二人距离不过几厘米,已经超过了正常社交距离。

        三条规矩当中有「保持社交距离」一条。

        谈止庸一瞬停了车,解开安全带:「我有感觉了,如果你不介意车震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肏文里的各种play 疯批叔叔的xingai调教 情欲系统(NPH,男全处) 情欲(高h) 被监禁受孕的家庭教师 快穿:我不想再勾引男主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