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世书城

字:
关灯 护眼
一世书城 > 【豆腐丝/穆歪】你老婆真bang > 3p

3p

莱万多夫斯基结束购物回到家,却没有在家中找到自己那自称shenti不适的妻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拿出手机拨打了对方的号码,一阵聒噪的忙音过后响起了无人接听的提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下意识以为对方去了附近的药店或医院买药,罗伊斯有时候习惯在周末把手机调成静音避免被工作琐事打扰,不接电话也是常态,因此他并没有太过担心,换好家居服就准备下楼去厨房chu1理食材。

        路过书房的时候,却被桌上打开的电脑屏幕xi引了视线。

        罗伊斯常常这样丢三落四,这回一定是用完电脑又忘了关机。于是他走了过去,cao2纵鼠标在屏幕上到chu1移动的间隙,他鬼使神差地想看一看罗伊斯都用电脑干了些什么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看到那段行车记录仪的视频时,罗伊斯今天的所有反常行为突然都有了解释。莱万多夫斯基迅速跑回房间换上衣服,拿起桌上的手机和钱包夺门而出,开着自己的车直奔郊外。

        果不其然,他在穆勒的别墅门口看到了罗伊斯的车。

        别墅的大门半掩着,他轻车熟路地走了进去,心脏砰砰直tiao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是没想过事情会有败lou的一天,但当这一天真正来临时,他还是没能zuo好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思索该如何向爱人解释自己的不忠,随着脚步离房屋越来越近,他突然听到一阵不太对劲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尖细的、柔弱的呻yin,伴随着阵阵舒爽的chuan息和规律的肉ti拍打声,不用想象也知dao那扇门的另一侧正在上演着怎样令人面红心tiao的场面。

        莱万多夫斯基掏出钥匙拧开了门,急匆匆踏入了玄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法律意义上的爱人正被他实际意义上的情人压在shen下狠狠插入。

        莱万多夫斯基几乎失去了表情guan理能力,他箭步冲上前,却又在chu2及两人相连着的shenti前的最后那一刻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罗伊斯被穆勒cao2得漂亮极了,他那一tou亮眼的金色秀发失去了原有的整齐造型,被汗水凝成一簇一簇的散落在额tou前,堪堪遮住失神的眉眼;明艳俊秀的五官在情yu的蒸腾下泛着薄红,长而nong1密的金色睫mao上挂着点点泪水,伴着眨眼的动作一下一下扑扇着,像一对在阳光下振翅yu飞的闪蝶;白皙光洁的xiong膛和纤细的腰肢上满是淡红的吻痕、咬痕、掐痕,看上去既情色又充满了诱人犯罪的破碎感,而事实上,他的tui心chu1也正han着一gen正在对他实施犯罪的cu大xingqi。

        见他亲自找上门来,穆勒也不以为意,他从罗伊斯ti内抽出自己半ruan的xingqi,顺手拿过沙发上的外套围在腰间,站起shen,走上前拍了拍莱万多夫斯基的脸,坏笑dao:“Lewy,你老婆真棒!”

        莱万多夫斯基皱了皱眉,扣住他的手腕低声责问dao:“托ma斯,你这是在zuo什么,ma尔科是我的妻子,你不该把他牵扯进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”穆勒冷笑了一声,“为什么不可以,你可以背着他找情人,他又有什么必要为你守shen如玉?我早说过了,我的床上可不止你一个男人,这在我们交往前你就应该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更何况――”

        穆勒扒开莱万多夫斯基的腰带,解开他的ku子拉链伸手探进去,果不其然摸到了又大又ying的一团:“你也早就ying了不是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莱万多夫斯基拨开他的手,俯下shen用手背抚了抚罗伊斯汗shi的脸颊:“亲爱的,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tanruan在沙发上的罗伊斯只觉得自己浑shen的骨架几乎都要被拆散了,有限的脑容量不足以支撑他捋清楚三人之间混乱的关系,听到莱万的声音,他才稍微回过神来,斜斜地瞟了一眼对方,不言不语地扭脸过去背对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下shen奇怪的感受让他愈发难堪起来――穆勒she1进他shenti里的东西正在缓缓地往外liu出,他下意识并拢双tui,抬起手臂遮住了自己的脸庞。

        穆勒见状谑笑了一声,弯下腰握住罗伊斯一只纤细的脚踝,强ying地把他的tui往外掰开,再度ying起的阴jing2直tingting地戳在被jing1ye糊住的红zhongxue口,kua下猛一发力,把自己全bu送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呜、不……”罗伊斯哭叫一声,腰肢猛地向上弓起,肚pi上那片雪白的肌肤紧绷着,伴随着shen下凶猛的律动发出阵阵细微的战栗,两条修长优美的大tui在shen前屈起,脚尖一来一回地在沙发上磨蹭,像在抗拒,更像是在无意识地迎合。

        莱万多夫斯基从不知dao向来内敛得有些保守的爱人原来在床上也会表现得这样淫dang。在他的印象里,出shen名门、有着良好家教的ma尔科罗伊斯是那样纯洁得一尘不染,以至于初夜都要完整地留到两人交换完戒指、一起对着《圣经》宣读完婚姻誓言之后才能进行,他无法想象自己如何用这样肮脏、cu鲁、暴nue的手段来胁迫、凌辱自己可爱的妻子――尽guan他很想那么zuo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穆勒却是不同的,他热情似火、大胆开放且风趣幽默,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咒术回战之被同班男生强制ai 《夏目友人帐》双xing同人 情难自禁 【HP】赛克林家族:从零开始ai你 【名柯总攻】训犬 一个男孩的故事